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时间:2022-12-04 13:55:03 | 作者:作文吧

新书《真君大道》发布,求支持御风雷而制春秋,备四时以控元气,何焉?其神圣也。掠诸天为用,超凡脱俗。争大道之玄机,仙神束手。一界一变幻,一界一轮回,诸天无尽,征伐无尽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新书【制霸女权世界】已发,求收藏推荐!废土时代,赤地千万里,广阔无垠的废土寸草不生。烈焰王城中,饱受冷眼的少年苏烨,因不断进化的异果而强势崛起!什么?你们的基因已进化到人类极限?抱歉,我好像…超神了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席德梅尔曾经说过:游戏是一系列有趣的选择。如果在所有命运的转折点都能做出有趣的选择,那么人生会不会变成一场游戏?——楚千城书友群:00

新书《两仪宝鉴》有关鉴宝类的书,希望大家喜欢

四海九州,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。大千世界,有种种玄奇,蛟龙出海,凡人登天,神魔妖怪,秘境仙山。大能者,一粒沙可摘星辰,一株草可斩日月。我陈江海,惟这一身皮囊,三尺青锋,遥登大道,直指长生。

写本书的初衷是因为观看某些诸如《角斗士》、《亚历山大大帝》、《天国王朝》等外国战争电影时,看到弹幕一直在争吵,有崇洋媚外吹嘘外国古代军事制度和技术的,也有妄自尊大故意夸张华夏古代军事制度和技术的,比如是那所谓的“大秦歼星弩”。我写这本书,就是要在一个架空的世界中,运用本人对于古代军事战争的浅薄知识,来合情合理的比较到底那家强,作为中国人,我不会妄自菲薄,但也绝不凭空捏造。

天赋异禀被追杀,正好遇到从上界逃下被毁去肉身的鲲。鲲:小子!我助你修复肉身,送你一场造化,哪怕我变成你的战魂,任由你摆布,但是你只要承诺我,有一天会带我杀回上界,杀回鲲虚殿,哪怕......这个目标很渺茫,这......就够了!!!

头顶光环的风水师张景纯,家道中落,生活所迫,只能摆摊算命。刷微博时被强制安装了一个叫【震惊部】的APP;自此,张景纯如有神助,震惊了所有人,行医问卜,破煞除邪,重登巅峰,一代风水大师名声鹊起,响誉全球……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我想要身份高贵,我想要衣食无忧!好,以后你就是一级保护动物了!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提醒,本文非纯粹科技文,应该是更像革命文。主角不是圣母表,作者也不会写圣母婊的主角我们别纠结主角名字了好吗?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亡灵解决不了的事情,如果有,那就是一百万个,如果还有,那就是一千万个,如果再有...星际轨道炮准备!给食尸鬼装上超合金装甲就算是神域强者都干碎给你看。让骷髅来驾驶机甲就不必担心什么超荷载了。巨大的骨龙是制作星际战舰最好的材料。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不死不灭的疯巫妖们更好的科学家吗?穿越成为巫妖王一定要魔法无敌?不!科技制霸才是王道,绝对不是为不能使用力量找借口。群0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仙侠、高武、科幻、废土等一系列奇幻世界中来回穿梭。是穿越,还是幻想?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梦一场吗?啊啊啊......为什么这些梦都这么真实!郝难表示,自己连做梦都太难了!注:本书又名《我异能真的是做梦啊》。本书主角智商在线,无系统、无后宫、不要脸。

他是百年来第一个从幽冥岛逃出去的男人!超品神少在等他!

他的生命,像是波涛汹涌海面上沉浮的浮萍,在风浪中,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,却始终难以寻找到自身的归宿。可是他真的真的爱她,不能没有了她,舍不得放下她。因此他的人生中,又多了一句: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誓言。最终,他踏上了一段又一段不属于自己的人生路程,在异界他乡中寻找自己人生中幸福的起点和终点。于是,他的故事开始了……。

一本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的小说,范闲的弟弟应该叫什么,范多余,不是……范熟……在这个多智若妖的世界里,想要活着畅快些,只有一个办法。我看他起高楼,我看他宴群宾,我拆了他楼,看他还剩几人。【如书名,第一个世界就是庆余年了后面的世界可能会写都市。第二个应该写混合一些的世界,比如说王多鱼+什么剧接下来待定中】

万年前,一场动荡六界的战争,导致神灵陨落,世间再无天帝,万年后,一条残破的龙魂冲突囚笼,争霸天下。

为何要修行?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叶景并不想毁天灭地,也不想翻云覆雨。甚至,也不强求长生,贪恋永恒。唯一的愿望,不过是将自己的命,掌握在自己手里。真的,仅此而已。PS:我是被简介给吐槽死的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她选择用自杀来忘记,却偏偏带着记忆转世;她想平平淡淡的过一生,却不料就因这个身份,被卷进一场又一场无谓的风雨中。难道只是因为她的前世没有好好珍惜,上天便要她这辈子,亲眼目睹她最重要的人,一个一个死在她的眼前吗?一场大火烧毁了她所有的期盼,满地鲜血的狼藉景象,撕裂了她长久以来禁锢仇恨的伪装。她发誓,她要叫那些破碎了她所有梦的人尝一尝,何谓绝望。她苦苦寻找,只因为这块玉佩是唯一的线索,却不曾想引出的会是怎样的阴谋。她闯入了一张早已编制好的拥有千万死结的大网里。在坐拥天下心狠手辣的君王面前,她如何全身而退;面对惜字如金冷面于世而拥有着她前世爱人容貌的御前侍卫,她又是否会因为这张脸再度失心;而那个多次放她一马善恶难辨敌友不明的瑶瑶美男,她又该如何应对;一直陪伴左右誓死不离的竹马冤家,那份情,她能还得了吗...她不知道。只是她已决心不再当一个只会躲在别人羽翼下的人,她要在这阴谋遍地的世界里闯出一片天地...一连串的偶然,将她完全至于进退维谷之地,在理智与情感的抉择中,在对抗与放弃的选择里,她究竟要作何选择,谁是背后黑手,谁是身后队友,谁为她甘愿放弃一切,又是谁将与她相伴最后,仗剑天涯,笑看红尘世间荒凉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未婚妻退婚,兄弟来夺家产,手无缚鸡之力的少爷为了养家糊口,不得不去衙门当捕快。诡异世界中,小捕快一边破案,一边升级。玄武圣体,预言术,明察秋毫,千里眼......权势富贵美女,一切都是浮云,我只要完成修行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他本是魔神藏兵库中的万兵之皇,只因挣脱束缚修炼成形,魔性太重被打落凡尘。一个人类弱小的混乱大陆,一个噬魔成性的兵皇,一个为化解魔性,不惜下凡尘的善良女神,如何演绎一场倒游逆袭的登天之路......

新书(斗破之雷族崛起)带着玻璃心的小道士勿入。

无尽的数据组合成无垠虚空;一个个虚似世界被开辟现世;时间顺流,时代在演变,个体力量超越集体之力。在崭新时代,超凡,传奇纷纷演化而出无上真神俯视芸芸众生,傲视寰宇诸界。而最初造物主面容被神圣之光覆盖,小心翼翼观察的这脆弱诸天万界!

新书《流浪在电影世界》以上传。意外死亡的秋原,来到千年之前的火影世界。他没看过结尾。只看到凯和斑大战之时。他爱上了那纯洁美丽的大筒木辉夜,但意外丛生。秋原来到了千年之后的世界。踏上寻找妻子辉夜的过程。0

虚空生命穿越到斗罗一世界,会发生什么奇怪搞笑的事情?“你们为什么要吃饭?”“废话,人饿了不吃饭,吃什么?““水,水是剧毒!““你身体0%以上都是水,弱智吗?““你是这000个恒元纪第一个敢打我的人,我……““砰!““智商太低会传染,我妈不让我跟傻子玩……”群号:

新书《重启末世》,已经上传,下面有直通车,或者直接点开作者名,就能看见《重启末世》的连接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吴俊手持银针,注视着面前的病人,面色稍显凝重。“我这一针下去,你可能会死,你确定要治吗?”“可是小吴大夫,我只是得了脚气呀……”护理专业的吴俊穿越修行世界,医治过病人无数,无论神佛妖魔,到了他手上都难逃一死。最终,他得出了一个惊人的推断,此方世界的医术……是杀人技!嗯,绝不可能是他学艺不精的缘故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探索世界,了解世界,改变世界。“我,万物之灵,完美生物,一切生命进化的终点。”“我,一切之始,一切之终,统率过去现在未来。”威尔,一名普通的巫师,以知识为支点,力量为杠杆,撬动真理。

公开资料和内部资料

提问:暴瘦0斤后发现自己是个美男子,是一种怎样的体验。匿名回答:会浪费很多时间来应付多余的问题。追问:看不懂,你真的在回答我的问题么?我只想知道变帅后会不会被女孩子追求!匿名回答:会的,就像活人会被丧尸追求一样,请去看我在【被丧尸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】中的回答,或者去看《太受欢迎了怎么办》!书友

学好数理化,打遍全天下!简单的来说,就是学习数理化也能变强的故事。“大乘期高手又如何?在我九年级修为下,依然是一群渣渣!”“什么,你说大罗金仙很厉害,呵呵,那是他没有见识过抽象函数的厉害!”“还有那个什么天道圣人,在高数四大定理面前,也只能瑟瑟发抖!”苏祁穿越后得到了一个名为“数理化”的系统,从此不能修炼的废物在修行世界开启了快乐之路。“天下第一什么的无所谓,我只是想将我当年被数理化虐的死去活来的心情和诸位分享一下。”——摘自《苏祁回忆录》

苏宇偶然间买了一个奇怪的壶,就莫名奇妙穿越到一个妖兽横行的世界。炼妖系统开启,所有的妖兽都只有两种下场,要么被收作兽仆,要么就被炼化成能量,成为苏宇提升实力的垫脚石。苏宇:“再垃圾的妖兽只要成为我的兽仆都能成为王者级的存在。”炼狱魔龙:“苏宇大爷,我愿意做你的兽仆,只求你别扒我的龙鳞。”王者青龙:“苏宇大佬,我孩子资质不是太好,能不能收下他,宝库中的宝物随你挑。”。。。。。。苏宇:“既然你们这么诚心,那我勉为其难的把你们收下吧。”当苏宇站在这个星球的巅峰时,才发现王者只是刚刚入门。

携美女,闯天下!鲜衣怒马,踏遍江湖,人未老!一场快意恩仇武侠之旅!

说垃圾话就能变强,何星辉只能朝着所有人口吐芬芳了。(轻松搞笑,贱兮兮的风格。)

网游之黑暗起源小说是作者楠木已逝的作品,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网游小说

  • 推荐作文:
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